当前位置: 主页 > 星座算命 > 正文

锡林郭勒草原碱水池:废水“循环利用”还是非法排污?

来源:未知 时间:2018-08-23 16:15

原标题:锡林郭勒草原碱水池:废水“循环利用”还是非法排污?

北京正北偏西直线约400公里的锡林郭勒大草原是内蒙古的主要天然草场。苏尼特右旗的乌日根塔拉镇就在锡林郭勒大草原的深处。

这个草原小镇内有一家苏尼特碱业公司,苏尼特碱业也是苏尼特右旗唯一采矿企业。

苏尼特碱业公司天然碱矿的采矿区就在查干诺尔湖盆范围内。查干诺尔是全国大型露采天然碱矿之一,生产的纯碱素有“化工之母”之称,是重要的基础化工原料。

乌日根塔拉,蒙古语“茫茫草原”,但在查干诺尔碱矿周边,并没有风吹草低见牛羊的景象,目力所及,是一个荒漠化的碱湖及周边包围它们的上百平方公里退化草场。

今年2月,当地牧户向中央环保督察组举报苏尼特碱业公司污染问题,经当地政府调查,污染系生活污水直排草原,而其生产废水中的化工系统生产废水、高浓度盐水则已实现循环利用。

而重案组37号(微信ID:zhonganzu37)调查发现,被称为“实现循环利用”的工业废水未经处理直接进入生产流程,也未做防渗处理。

相关专家质疑,苏尼特碱业所谓的循环利用,其实质是在非法排污。

苏尼特右旗环保局长班剑英表示,正在编制新的环评报告,对于没有防渗处理的碱水池是否存在污染,也在准备请专家进行检测和评估。

全文5512字,阅读约需9分钟

▲苏尼特碱业公司的上百个深浅不同的大坑里,积存着从翠绿色到黄色到绛红色的浓度不同的水。工人说,这些池子里都是可以循环利用的卤水。这些容纳废水的池子都未做防渗处理。 新京报首席记者 陈杰 摄

▲视频丨锡林郭勒草原一碱业公司废水未处理“循环利用” ,专家质疑变相排污。 新京报我们视频出品

污水直排草场

苏尼特碱业矿区的周围,有乌日根塔拉镇的那仁宝拉格嘎查(嘎查是蒙语,村的意思)和巴彦楚鲁嘎查的几十户牧民。

今年2月,中央环保督察组接到群众举报,查干诺尔碱矿(现苏尼特碱业有限公司)把污水直排到草场,排放污水的地方不长草,臭味一直污染着周边牧民。

举报人是那仁宝拉格嘎查的牧民猛庚娜布其。猛庚娜布其的丈夫阿拉塔告诉重案组37号(微信ID:zhonganzu37),他家的草场在碱矿1号坝北侧2公里处,草场有两处地方埋有碱厂的排污管道。管道建于1988年,1997年停止使用。

2017年12月,停排了二十年的管道突然又开始直排黑色污水,臭味弥漫,横流草场,污染面积有300多亩,因污水结冰摔伤的四五头牛相继死去。

阿拉塔说他找到碱厂,问这是什么水,碱厂的人回答说是好水。

因为他坚持认为污水有毒,6月下旬有第三方检测机构来人对污水和土壤做了取样,但到现在还没出结果。

▲8月5日,牧民阿拉塔站在自家的草场。他说,2017年冬天,从地下管道出来的黑色污水横流草场,污染面积有300多亩。 新京报首席记者 陈杰 摄

6月下旬,锡盟行政公署就该举报问题的调查处理情况进行了公告。

公告称,经调查,碱矿把污水直排草原属实。苏尼特碱厂生产废水主要包括化工系统生产废水、高浓度盐水和生活污水,其中前两项未向碱湖以外区域进行排放,已实现循环利用。

举报人草场被排放的污水为生活污水,碱厂生活污水经镇生活污水管网系统集中收集,本应排向1号坝副坝内,但由于天气寒冷排污管爆裂,造成污水溢至草场。初步确定企业监管不力,违反了环境保护法相关规定。同时,公告要求旗政府加快推进乌日根塔拉镇污水处理设施项目规划。

对牧民反映的草场不长草和臭味污染两项,公告认为,今年苏尼特右旗大部分地区旱情严重,不同程度地影响了牧草长势,无法判断草场“不长草”情况确切原因,将依据第三方检测机构对水、土壤和空气的检测结果依法处理。

苏尼特右旗环保局相关人员介绍,牧民举报问题的处理是由监察执法大队按照一般执法过程标准执行的。

锡林郭勒盟环保局环境监督科副科长郭飞飞表示,关于苏尼特右旗碱矿的举报有多起,其中也有重复举报的,对于苏尼特右旗碱矿这个问题,由苏尼特右旗政府分管旗长组织各有关部门到现场进行检查处理后,再给我们做统一回复,比如提到的向草原排放污水问题,由环保部门负责,如涉及侵占草场的,由生态委负责。

▲8月5日,苏尼特碱业公司厂区内一片高地堆场,堆满了黑白分明的粉煤灰及块状废渣、生活垃圾,覆盖面积约有数万平方米。 新京报首席记者 陈杰 摄

垃圾山和堆场

苏尼特碱业矿区,路边一侧有苏尼特右旗人民政府立的查干诺尔碑,在与碑一路相隔的碱湖湖岸绿化带背后,数万平方米堆满了大量的生活垃圾、工业垃圾、建筑垃圾,其中还混杂有发出强烈刺激气味的危废医疗垃圾和实验室垃圾。有的堆放高度超过5米,随处可见装满垃圾的写有苏尼特碱业有限公司的用于化工原料包装的编织袋。

正值雨季,堆积成山的垃圾随着水流,从几十米高的湖岸直接被冲入低洼处的公共草场和湖盆中,有的塑料制品、金属材料垃圾随着淤泥的堆积,“凝固”在冲积沟里。

▲在苏尼特碱业公司碱池围堰外的一处垃圾场。约有数万平方米,混杂有生活、建筑和工业废弃物。 新京报首席记者 陈杰 摄

苏尼特碱业党委书记许文帅表示,这里是镇政府指定的厂里垃圾倾倒点,镇里的垃圾也有一部分在这里倾倒。

苏尼特碱业公司堆场内,堆满了黑白分明的粉煤灰、炉细灰、石灰、石膏、块状废渣、生活垃圾,面积约有数万平方米,大部分没有做覆盖处理,仅在东南侧设置了一面防尘围挡,有些垃圾堆和物料堆高度明显高于围挡。

正逢降雨,黑色白色的水流向低洼处。正在工作的李军戴着破旧的3M防粉尘面罩,他说风大的时候刮起的粉尘让眼睛都睁不开。

▲运送炉渣的工人李军,戴着破旧的3M防粉尘面罩。 新京报首席记者 陈杰 摄

据了解,2014年以来,苏尼特碱业公司曾多次因为烟尘超标排放、未按环保要求配套安装脱硫、脱硝设施,固体废料未采取有效覆盖措施等,被当地环保部门处罚。

牧民宝音莽多拉在说,“夏天看不出来,冬天下雪其他地方白白的,但碱矿前面都是黑色的。”

碱业公司退休职工王表在碱厂干了30年,他说自己今年3月退休,此前是在堆场负责传送带工作,后来患上尘肺病做了手术。他说,在粉尘严重的岗位上的工友很多都因为尘肺病做过手术。

王表的工友,仍旧在碱厂上班的叶先生说,他在堆厂白色堆料那边工作时“穿蓝色工作服进去上班,出来就成白人了,浑身上下都盖上了厚厚的白灰”。

叶先生说,碱矿现有七八百名职工,大部分接近退休年龄,基本没有年轻职工。

▲王表今年3月从苏尼特碱业公司退休,此前在堆场工作,后来患上尘肺病做了手术。他说,在粉尘严重岗位上的工友,几乎都得了尘肺病。 新京报首席记者 陈杰 摄

草原变成碱水池

据内蒙古当地媒体报道,今年内蒙古遇1961年以来最热春季,局地已形成特大旱情,不长草成了牧民们谈论最多的事,不过进入夏天,几场暴雨过后,锡林郭勒草原的牧草开始长势高昂。

但重案组37号(微信ID:zhonganzu37)看到,苏尼特碱矿周围上百平方公里的草场仍是一片萧条,侧看三四厘米高的草勉强能连成片,俯瞰四五十厘米才有一棵草,而且羊草少,多的是沙葱和野韭菜。

碱厂周围不少牧民向重案组37号探员反映,草不长,与那些碱水池有关。

牧民格希格巴达拉呼家,紧挨碱矿西南角。

格希格巴达拉呼说,2011年,苏尼特碱矿在他家草场一角挖坑,面积大约三四亩,乌日根镇政府给了他2000元钱。之后,他经常发现有管道往坑里注“脏水”,臭味呛人。“脏水慢慢往下走,草场其他的草也跟着不好了”。

格希格巴达拉呼家的水坑弥漫着类似臭鱼烂虾的味道,坑里漂着厚厚一层枯萎的草根,水呈褐红色。格希格巴达拉呼指着自己草场里的和附近的几个碱水池说,“七八年前这里都是草原。碱水池只在碱厂那头一点儿,有十几里距离,后来碱水放不下了就往外挖”。

在格希格巴达拉呼的印象里,小时候草长得密实,看不到地面,有上百种草,现在只有沙葱等三种,而且一刮风草就没了,夏天还有沙尘暴。一年里羊大部分时间靠买草来喂,他从去年10月喂羊喂到今年7月,草原才有了点儿草让羊自己吃。

碱矿东南边,布伦泰家的1000亩草场则被碱水倒灌。

站在梁上往下看,草场的倒灌区已形成一个圆形水泊,湖水四周直径一千米范围内没有一棵草。苏尼特碱矿的1号池与这个倒灌区只隔开一条堰坝,宽度可以并行两辆小车。

布伦泰的妻子陶都其其格告诉重案组37号,最早是碱矿1号池的管子一点点把水往草场里排,我们找了碱厂好几年,第一年给了1万,第二年给了2万,后来是四万、五万。去年公司说是下雨把泥土堰坝冲坏,直接跑水了。他们来抽过水,后来也不抽了。

“污染是肯定有的,他们(公司)自己也知道,说不欺负我们,让我们别往上告了,互相商量商量就行了,我们也不知道到底怎么办。今年他们给了8万元。”

陶都其其格说,8万块钱是用来赔偿草场损失的,但赔得不够,“我家里5000亩草场的草都不好好长,300多只羊也不吃草场的草,每年喂羊去旗里买的草料都快20万元了。”

陶都其其格指向湖边一片白色地方说,冬天的时候还有挖掘机在挖,碱矿的人说那里的碱质量不好,后来就不挖了。

▲牧民格希格巴达拉呼在查看自家草场上的大坑。他说,2011年,苏尼特碱矿在他家草场一角挖坑,面积大约三四亩,之后,他经常发现有管道往坑里注“脏水”。 新京报首席记者 陈杰 摄

“循环利用”

8月5日,重案组37号(微信ID:zhonganzu37)进入苏尼特碱业公司。目之所及,周边遍布的是上百个深浅不同的大坑。大坑里积存着从翠绿色到黄色到绛红色的浓度不同的水,不时还有黑水从管道里喷涌而出,在水面激起层层白色的泡沫。翻出的土、矿物体,以及沟堰池组使碱湖支离破碎、面目全非。

碱矿退休职工杨友说,这些池子是根据湖面地势由高到低,从外向内,从低含碱矿体到高含碱矿体而建,然后接力一样泵回厂里。你搞不清楚这些池子什么时候有水,什么时候没水,你现在看着是干的,不知道哪天就突然放水进去了。

在中心本泵负责24小时抽水的老田在矿区干了三十年,他说这些管道一部分下行用来排废水,一部分上行用来抽卤水。生产中排出的化工系统生产废水、高浓度盐水,通过管道下排到碱湖的池子里,自然循环溶解湖泥碱、顶板淤泥碱、含泥二层三层碱及二层三层碱矿体。

等这些池子里的卤水碱浓度提到50个浓度,湖水颜色呈现暗红色,说明高浓盐水制卤条件成熟,就把碱卤(含碳酸氢钠的天然碱水溶液)从碱湖往上抽回厂里,供生产用。

苏尼特碱业有限公司企管办主任焦占湖说,苏尼特碱业是向乌日根塔拉镇租赁的采矿用地,1971年建矿,几起几落,经过长时间开采,现在碱矿枯竭,为了延长碱湖服务年限,充分利用现有设备和工程系统,现在主要是找边外矿开采,并且边外矿的开采难度也越来越大,取的土多了,出的碱越来越少。

“公司年生产纯碱、小苏打、烧碱、元明粉共50万吨。整个矿区现在只剩下南边的边外矿还没有开采完,接下来就往那边发展,估计还能采个十几年。”焦占湖说。

作为曾经的优质矿,工人们回忆,当年是旱采,就是直接下到矿里采矿,天然碱是层状或透镜状,碱层有一两米厚。随着资源枯竭,为了进一步降低生产成本及提高矿石回采率,目前天然碱旱采工艺多被开采成本低的水溶开采技术代替,这些碱池起到的就是水溶作用。

老田说,听厂里说这种循环利用的工艺流程,投资少、见效快。结晶矿快采完了,土和黑色淤泥里都有矿,可以继续溶解下去。

苏尼特碱业有限公司企管办主任焦占湖说,查干诺尔碱湖没有地下水,挖水池是为了收集雨水,因为地处低洼,周围草原的水都会汇到碱湖里,所有的池子每年能收集400多万立方米的水,再补充一些自来水,来溶解各种矿体。最终抽回的碱卤在生产前还要加温化碱,提高浓度,然后滤清去渣,才能制成满足生产要求的清液。送至纯碱车间。

那么,这些碱池是否做过防渗处理,废水和雨水等混合的卤水“循环利用”、“变废为宝”式的生产过程是否会产生污染和对生态系统的破坏?

对此,老田的回答是不清楚。

杨友则认为,所有的废水都排在自己的矿区里循环使用,这不算污染吧?

焦占湖说,“企业不存在废水排放,因为我们的水本身就非常金贵。我们所有的水都收集后重复使用,又回到池子继续化碱,没有排放有毒物质,所以对草原没有影响”。

焦占湖解释,碱湖底部的黑色淤泥富含有机物,很致密,水最多渗个10多厘米就不再渗下去了。利用原有矿坑溶解矿物质,所以不用做防渗处理。

▲8月4日,在苏尼特碱业公司,一个上万平方米的大坑里储满了高浓度碱卤,苏尼特碱业有限公司企管办主任焦占湖告诉记者,厂内的化工废水和生活污水都排放到大坑里,进行循环利用。 新京报首席记者 陈杰 摄

专家的质疑

按焦占湖所称,苏尼特碱业的天然碱法是一种收集雨水,废水“循环利用”的“变废为宝”式的工艺流程。

按照《水污染防治法》第四十条规定:化学品生产企业以及工业集聚区、矿山开采区、尾矿库、危险废物处置场、垃圾填埋场等的运营、管理单位,应当采取防渗漏等措施,并建设地下水水质监测井进行监测,防止地下水污染。

禁止利用无防渗漏措施的沟渠、坑塘等输送或者存贮含有毒污染物的废水、含病原体的污水和其他废弃物。

据此,多位氯碱行业的专家对苏尼特碱业公司“循环利用”的水溶式制碱工艺提出了质疑。

郑州工程技术学院化工食品学院教授凡广生认为,高浓度盐水不可以作为冷却水使用,也不可以作为锅炉脱硫补水用,腐蚀设备太厉害。企业所说的高浓度盐水的利用方法根本不可行;雨水含有很多硫酸盐和硝酸盐,要单独进入雨水管道收集,直接用来生产不符合要求。

天津大学化工学院副教授王保伟认为,自备电厂的脱硫废水里含有镉、氨氮、砷、汞、铅。这些废水通过地沟直排碱湖,溶矿之后如果是强制蒸发,部分重金属可能带进产品;如果自然蒸发,时间长了,重金属可能会超过允许浓度。

汞、镉、铅、砷、铬生物毒性显着的重金属,对人体神经系统破坏极大。

国家发改委中国循环经济科技成果转化促进中心副主任、总工程师曲睿晶认为,碱湖底部泥很致密不会渗漏,这个解释完全不科学,事实上只要没有防渗措施的非正规渗坑,都会渗漏,侵蚀草原。

曲睿晶说,依据我国《水污染防治法》和《固体污染防治法》相关条例,禁止化工生产系统废水和生活污水未经处理直接进入生产流程。苏尼特碱业所谓的“循环利用”,其实质是在非法排污。

王保伟认为,天然碱法的选择要跟高品位矿相匹配,才能实现清洁生产。而对贫矿尾矿而言,这种工艺则是低(贫碱生产实属低端产业)、小(规模效益差,在环保、人员工资、生态环境补偿方面不愿投入)、污(污染)、偏(地处偏远没人管)。

曲睿晶说,由于资源枯竭,企业产出已经越来越低,但对环境的影响成本却越来越高,对水、对土壤、对草原整个生态系统的破坏日益严重,今后的修复成本不可估计。这个企业算的是自己的小账,而非环境大账,它的问题具有代表性。

对于苏尼特碱业所称的“循环利用”法,是否对水和土壤造成污染,生态环境部水环境管理司专家在接受重案组37号(微信ID:zhonganzu37)采访时表示,建议对碱水池进行专业检测。

苏尼特右旗环保局相关人员称,苏尼特碱业公司化工系统废水处理工艺和锅炉高浓度盐水处理工艺的环境影响评估报告,于1998年通过内蒙古自治区环保厅批复。

苏尼特右旗环保局长班剑英表示,目前对矿区环境修复可研性报告出来了,正在编制环评。对于化工系统污水进入生产流程、工艺流程等,正在请自治区环保厅专家进行评估,将来由专家来确定进一步方案。对于没有防渗处理的碱水池是否存在污染,也在准备请专家进行检测和评估。

▲8 月5日,苏尼特碱业公司外的一片荒漠化的草场,牧民宝音莽多拉在放牛,他说,“冬天下雪其他地方白白的,但碱矿前面都是黑色的。” 新京报首席记者 陈杰 摄

新京报首席记者 刘旻

编辑 胡杰 张太凌 校对 翟永军 付春愔

本文为重案组37号(微信ID:zhonganzu37)原创内容

未经新京报书面授权,不得转载和使用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